来源

        我们的原材料均来自于武夷山上梅乡下辖乡镇。上梅乡在古代是武夷山除了正岩地区以外最主要和最优质的产地,后来由于清末民初一系列的国内外战争,导致武夷山茶叶产业受到严重冲击,上梅乡原有的茶山逐渐荒废。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武夷山茶业再度兴起,新村、下梅等地由于靠近正岩地区的区位因素,发展十分迅速。但是,由于当时人们科学种植的意识淡薄,化肥农药过量施用,导致土壤质量受到严重影响,进而影响到茶叶品质。近些年随着人们对于食物质量要求的提高,各大茶企都将目光投向了生态优秀的上梅乡。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茶山1

古宅

      我们的生产基地坐落在上梅乡厅下村,拥有很长的制茶历史。这是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刘国浩在讲述这座清朝古宅的历史。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古宅1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古宅2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古宅3

盆栽式茶园

        这座茶山是我们在2016年向当地村政府租赁,经过了一年多的修整,终于让这片古茶园得以重见天日。

        听村里的老人说,古时候最后继承这个茶园的庄园主曾在上梅乡富甲一方,后来由于太平天国以及后来连年的战乱,被迫抛弃了这片福地逃避战乱。

        如今,这堆叠起来的层层石墙似乎还在向我们诉说着万里茶路当年的繁华。

        整片茶园使用纯生态的方式种植,不打农药不施化肥。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茶山2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茶山3

石桥

        村口的石桥建于70年代,是连接上梅乡和市区的要道,也是我们厂连接外界的唯一的道路。它见证了乱世的完结,承载了新时代的到来,更重要的是将上梅茶带出武夷山,见证万里茶路的复兴。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站牌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石桥

合作农户

        除了我们自有的茶山,我们在厅下村周围的村落有几十户大大小小的合作茶农,每年都会按照我们的要求进行种植采摘。每到年底,工作人员就开始陆续走访合作茶农,检查茶树生长状态和品质,为预定茶青做准备。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合作茶农山场1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合作茶农山场2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合作茶农山场3

采摘

        规模化的机械生产依然替代不了传统的手工采摘,一片片青叶之间蕴含了茶农们一年的心血与一生的经验,这是机器无法拥有的温度。优秀的制茶师傅尤其喜欢手工采摘下来的更易于生产的中开面标准青叶。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标准青采摘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手工采摘1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手工采摘4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手工采摘2

运青路

        与我们合作的茶农都是我们精心挑选过的,他们拥有的茶山几乎都在海拔550米以上,有的甚至到达海拔900米以上,这有别于低海拔的正岩地区。高海拔意味着较少的病虫害,茶农也就不需要喷洒农药杀虫。另外,由于开发落后,高海拔意味着我们要闯入不少原始的道路。其中的艰辛与艰险,只有我们的司机师傅知道。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运青4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运青3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运青2

茶青

        运送青叶是制茶后勤工作的关键,茶青如果不能及时进厂处理,将会因为在高温中失去酶活性而报废。

        进厂之后丝毫不能马虎,不同于其他茶种,武夷岩茶更加偏向利用自然的阳光进行处理,因此许多岩茶厂宁可牺牲厂房面积也要留出一块晒青坪。

        我们的制茶师傅尤其细心,运送进厂的青叶不能放在水泥地上曝晒,一定要放在晒青布上处理,防止叶片损伤。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茶青1
武夷山佛泽茶业生态生产基地-茶青2

指导老师——郭雅玲教授

        郭雅玲教授是福建农林大学园艺学院茶学系副主任,福建农林大学茶叶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一级评茶师、一级茶艺师,职业资格评审组成员。系农业部全国农业机械化与设施农业工程技术专家库专家、国家茶叶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中国茶叶学会感官检验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福建省农业厅品种审定组(茶叶)委员、福建省名优茶评审委员、福建省茶叶学会闽台茶叶研究会副会长、茶艺与茶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茶人联谊会茶人之家常务理事。《茶叶科学》编委。

(下图为佛泽茶业联合创始人刘国浩接受郭雅玲教授指导以及毕业合影

武夷山佛泽茶业知道老师——郭雅玲教授1
武夷山佛泽茶业知道老师——郭雅玲教授2